永穆轮回

存喜欢的诗词歌赋
偶尔和丽丽接个文
微博:@与君初相识10

第三章
    褚云潭半信半疑的看着这个并不想认识的人,沈祁看起来和褚雁引一样大,可他身上的气场绝不像这个年纪的男孩子,他透露出轻蔑的气息,也同样不喜欢和旁人有交情,就像他说话虽然戏谑,但不是开玩笑,是习惯性的轻视。

    褚云潭十分不舒服,忍住想揍他一顿的想法,沈祁好像不大耐烦,挑了挑眉,说道:“你们还有姐弟情深到什么时候?”褚雁引回嘴道:“你烦不烦,有事儿吗?”沈祁凑了过去,道:“事?当然有,现在就可以走了。”说完褚雁引就叫道:“我不去!什么都不说清楚,你别想带我走!”

    沈祁说道:“找生死簿其他残页去。”褚云潭也不乐意了:“关我姐姐什么事?”沈祁道:“又关你什么事?”褚雁引怒道:“那是我弟弟!”沈祁:“所以?”褚雁引爆了粗:“靠,怎么就说不通呢?你没有亲人的是吧!”沈祁没有回答,说:“我不管怎样,你必须和我一起去。”褚雁引恋恋不舍的告别了褚云潭,又回大堂禀告了父母,褚一舟虽有不舍,还是让他们走了。

    一路上,褚雁引忍不住和沈祁讲话,问道:“你真的没有亲人吗?”“你说在人间叫你沈祁,那你本来叫什么?”沈祁不大想鸟她,随意道:“没有,我叫甦”褚雁引知道他不喜欢和人接触,也乖乖闭嘴了。

……

   “甦,你此次前去人间,定要将生死薄取来,神木仙支撑不了多久的”轮转王叮嘱他道,而少年半跪下道:“甦定不辱使命。”说完正要走,轮转王又叫住了他:“你又当如何做?可否告知本王一二”少年道:“轮转王有令,甦本当告知。”又说:“可此事神木仙语我只可我一人去办,恕我不能说。”轮转王脸上有些不好,过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道:“也罢,你快去快回。”少年行了一礼,便速速离开。

    轮转王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,喃喃道:“不知可否有转机?”他那起案上的轮回笔,嘴边似有一抹冷笑,自语道:“十殿轮转王别善恶,投魂魄”说完冷哼了一声。

十八年前
   十殿阎王齐聚,生死簿散落人间,无生死簿,地府的秩序将乱,众阎王焦急万分,然而无法,无奈之下只得寻到生死神木仙,生死簿即生死神木所制,也只得如此。

    神木仙背对十殿阎王,不置一语,终于松了口,道:“地府遗失生死簿,本罪不可恕,然,地府秩序一日不可乱,暂且不治尔等之罪。”他抚上生死神木,默念了几句。十殿阎王看见生死神木上浮出了一个婴孩,不解道:“大人,这是……”神木仙道:“我可助尔等十余年,待此子十八,可遣其寻生死簿。”阎王们知道这是神木仙能做的最多的了,面面相看,一齐道: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 这个婴孩名为甦,生长速度与凡人差不多,但却足足在神木上待了十年,地上一年,天上一天,对地府也是一样的,他们并不觉得久,这个孩子喜欢到十殿到处走动,不过他最喜欢在十殿轮转王那里,轮转王待他也不像其他阎王一样点头之交,甚至给他看过轮回笔,反正生死簿不在,这个玩下,也不会出事。轮转王如是想。

    而后甦越发冷淡,他也曾不解人性之恶,也了解了所谓“人生七苦”,愈发看不起凡人,当神木仙让他去人间寻生死簿之时,他一想要同凡人打交道,有些不高兴,神木仙看出了他的不悦,没说什么,摸了他的头,笑了笑。

    甦是生死神木之精,自然可以感应到生死簿,他曾感应到生死簿分成两半,存于两个女孩身上,叫褚雁引和喻栖,不过后者不知为何失了感应,但甦认为她还活着,他想了一下,暗道不好,可惜年纪未到,并不能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 甦到人间的时候,竟发觉两股生死簿的力量,速速前往,遗憾的是,好不容易重新感应到的喻栖又消失了,赶到的时候只见褚雁引竟然被一群小妖制住了,有些疑惑,难道这个女孩没有能力的吗?想着又有些好笑,他知道褚家是修道世家,甚至和地府都曾有交流,没想到他们竟把女儿宠到这种地步,比起那位,不知道是什么弱鸡啊,不过他立刻转念,可不能让这位也不对付,便施手救了她。

    没想到真是个蠢蛋。他如是想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