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穆轮回

存喜欢的诗词歌赋
偶尔和丽丽接个文
微博:@与君初相识10

第一章
    xx中学(高中)毕业典礼结束!
    随着礼堂中这样一声结束,代表着她,褚雁引的高中生涯彻底结束。
    褚雁引一个人走出礼堂,她的思绪还停留在自己的高中生活中,自己成绩不算拔尖,但大学还应该可以考上,高中朋友也交了几个,但是她们都脱单了,这时候早和男朋友跑去玩了,她愤愤地揪下一朵合欢花,想着还是快点回家,把花丢下,到门口坐上客车回家。
    她家地方偏僻,下了客车,看着烈日,骂了声娘,也不知道家人怎么想的,住在这种“深山老林”,就像上上上个世纪的人一样,还给自己带什么“辟邪符”,可是她要不带,家人肯定会骂,她叹了口气,还要转很多弯呢。
    走到这段路最长的直路时,褚雁引仿佛看到前面有个人,不认识的,她走了这么多年,这路上会出现什么人清楚的很,可前面那个女孩子,褚雁引确定没见过,她一时思绪飘飘,没看着路,被绊倒了。
    正当她以为自己要摔个狗啃泥的时候,那个女孩伸手扶住了她,她慌张的感谢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女孩已经不见了。
    褚雁引揉了揉眼睛,有点疑惑,不过她还是继续走了。等她过了一个弯,那个女孩又出现了,她在褚雁引差点摔跤的地方,蹲下来,捡起了一个符咒,符咒在她手里燃烧着,她依然没什么表情,一会儿,又不见了踪影。
    褚雁引走着走着,感到一股凉飕飕的阴风,下意识摸住“辟邪符”,可是她发现丢了,她慌忙去找,可是跑了一会儿,发现路不对了,她有点害怕,强制自己冷静,可是感到什么东西制住了自己的双脚,正当阴风向脖子刮时,有一个男孩向自己走来,他眼中仿佛有点惊讶,又有点好笑,忙走了过来,双手一挥,阴风散去,又是熟悉的路,太阳当空照,还有点热,可褚雁引却一身冷汗。
    还没等她开问,男孩就以一种嘲讽的口气对她说:“你怎么这么没用?”好像不需要回答,男孩又凑过去看她的脸,道:“原来还没开天眼。”
    褚雁引臊了,男孩擅作主张,右手贴上她的双眼,拿开道:“好了”,她四处张望,果然看到脚下还有一点儿黑气,她一肚子的疑问,男孩看出了她的疑惑,拍了拍她的肩道:“去你家,路上说。”褚雁引甩开了他的手,默默带路。
    一路上,经过男孩的解释才知道,原来这世上真有地府的存在,生死薄遗落人间,其中一部分正好在她身上,一部分在刚才那个女孩身上,还有一些少的在其他地方,生死薄藏身本来可以拥有一些不同凡人的能力,但为什么她没有。
   褚雁引疑惑着,男孩也开着嘲讽:“人家都会了千里不留迹,无法记清脸,甚至感应到了你,你个傻叉连天眼都是我开的。”
   不得不说,经过刚才,褚雁引信了这个男孩,无话可说,忍不住问道:“那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   男孩淡淡道:“我,在人间,你可以叫我沈祁。”很明显的不想和她聊天,褚雁引快要生气了,男孩却停了下来,说道:“你个笨蛋,到了。”
   褚雁引抬头一看,正是自家大院。

@苜蓿年华 你接着了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