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穆轮回

存喜欢的诗词歌赋
偶尔和丽丽接个文
微博:@与君初相识10

北冥纪※二

   

那骚乱的根源,有两头猛兽和一个受伤的孩子,血腥味刺激了其中强悍的一头,它凶狠地想要冲向那个孩子,而另一头离孩子近的却转身与它搏斗,人们不知道它们是在争夺食物还是其他什么的,无一人敢插手。那孩子也不知怎的,呆在原地不知道逃跑。眼见猛兽相斗,地裂石崩。

 北冥华血劲上来,正想冲进去,解决此事。北冥行却悄悄拦住她,北冥华心里恍然,明白父亲的意思:两者相斗,必会俱伤。她依父亲命令,散开人群到安全的地方。回来的时候,果然,一头已奄奄一息,另一头也大损,此时不杀,更待何时,北冥华一个冲动,凭手中宝剑,仅几招,便屠下两只妖兽,颇是兴奋。北冥行看着她,并不阻拦,只是摇头自喃道:“戾气重了些。”

 然而那孩子却并没有因脱险而松口气,他一言不发,愣愣的看着一旁奄奄一息的兽,彻底死亡,永远闭上了双眼。北冥行见此异状,仔细端详这孩子,似是恍然大悟,忙过去问这孩子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他许久没有回答,好似才晃过神来:“我叫吕葙。”

北冥行又问道:“你父亲可是吕路吕道之。”吕葙面露一丝悲伤:“是,早死了。”

北冥行一怔,苦笑道:“你父亲昔日与我是好友,后一去不知所踪,幸而如今寻得你。”
北冥华不由得深思,自打自己有记忆以来,父亲从不隐瞒她什么,可怎么自己就不知道什么吕道之,而且不知为什么,自己似乎很不喜欢吕葙。不过既是父亲的决定,作为12岁的自己,还是个孩子,也不说什么,只是一如既往的表情不大好。

吕葙愣了愣,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北冥行拉上北冥华的手,同时向他招手道:“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吕葙并不信任他,但一者自己无依无靠,二者自己受了伤,需要处理,三者北冥行在这里家境地位颇高。他虽年纪不大,这点东西还是知道的,他也伸出了手。

北冥华却不耐烦了,她本就不喜欢吕葙,更不喜欢这种向别人示好的模样,当然,不管是谁,她自己就不喜欢拉手这种亲密接触。她甩开了手,“我不是小孩子”,一个人走在前面。

真是太宠她了,北冥行无奈的想。自己膝下四个儿女,小女儿尚幼,长子长女都是温和平善的人,怎么阿华就如此不近人情,阿红时常跟着她,要是也这样了,呸,我的阿华有什么不好的,漂亮聪颖又能干,北冥行如是想。

北冥华到家之时,北冥杰早拜友归来,听闻二妹同父亲出去除妖十分担忧,他并不是质疑北冥华的能力,毕竟是他亲手带出来的,比起他十二岁可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,当然自己也不差就是了。妹妹一回来就是嘘寒问暖,北冥华虽不喜与旁人接触,但对这个哥哥,她可是十分有耐心了,不骄不躁,一一回答着哥哥。

兄妹二人问着答着,竟忘了父亲。向来细心的长姊北冥英忍不住问:“父亲为何没有和你一起回来?”

北冥华顿了顿,道:“父亲在后面,他,还带了个人回来。”

北冥英还要仔细问,北冥行也刚好回来了。兄妹几人一看,果然有个脏兮兮的小孩。
小妹北冥红来找姐姐,看到这个吕葙,不屑道:“哪来的小畜生?”

有些侍女不由得笑了一声。北冥行肃声道:“好了,别闹了。这是我故人之子,父母已逝,如今便由我收养,是为我义子。”

他端坐大堂几案前,示意儿女坐下,道:“吕葙既为我义子,名姓也改了罢。”

 吕葙一惊,但他知道自己处境,不敢妄动。又听北冥行道:“我的四个孩子,名为杰、英、华、红。你就叫雄吧,北冥雄。以后你们要以兄弟姊妹相称,要将他当作北冥海宫的少爷对待。不要失了礼。”说完,便令下人带他去选房间了。

 北冥华第一次不知道父亲的用意,本想去练武泄泄气,还是怕动静太大,听闻习字可修身养性,便寻了几块好墨,找来一方砚台,令侍女燃上香,慢慢磨着。

北冥杰一到北冥华门口就闻到一股香味,笑道:“阿华几时也开始燃香了?”

走进一看,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,道:“阿华这是在习字?”

又道:“这么大的动静,还以为你和这墨有仇呢。”

北冥华放下墨块,令小侍女沏上茶,北冥杰笑笑,:“怎么了?不开心吗?”北冥华点点头。

北冥杰拉着她,眨了眨眼睛,“走,带你去玩玩。”

北冥杰带着她往宫殿的后方去了,找到一个山洞,北冥杰点着火把,说:“父亲担心我们的安危,所以十五才去历练也无可厚非,可是我知道你啊,看上去正正经经的,其实可想出来了。嘘,别让他知道。”不知道隧道有多长,还是他们走得太慢,好一会儿才出来。

 刚一出来,北冥华就警觉了,这里有一种危险的气息,和海宫的平静完全不同,但这也刺激了她的好奇心,一路同哥哥走着。

和在山洞里不一样,他们很快到了林子的边缘,北冥华见到了好多人,他们拿着弓箭,剑,刀,各种武器,她警觉着。

 这时候,一个年纪同北冥杰差不多的人拍了她的肩,她迅速拔出剑,就要刺向那个人,北冥杰忙道:“阿华,等等!”

 那人虽吓到了,反应却也快,躲过了,拍了拍衣袖,笑道:“杰兄,这是你妹妹吧,好生凶啊!”

北冥杰松了口气,却笑道:“兰兄要是被我妹妹伤了,岂不成了个笑话。”又向妹妹:“这是怀兰,别看他一副文雅公子的样子,可狡猾了。”

怀兰突然正经:“你这妹妹多大啊,不是那位温雅的大姐姐吧?”

北冥杰:“你才大姐姐,阿英比你小好嘛?”

怀兰:“我问你这个妹妹呢。”
  
北冥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:“没事,早点回去父亲不会发现的。”又问:“你们今天这么多人是?”

怀兰道:“就你们来那竹林里,有只妖兽。”

北冥杰皱眉:“什么妖兽敢到这附近来?”

怀兰思索了会儿,忙问:“你们没见到它吗?”

北冥杰:“真没见到。”

 怀兰一拍手:“等等,方才你们来的那会儿,本一直在林里低吼的妖兽,停了下来。”

 北冥杰问道:“看样子,这妖兽莫非有灵智?”

 怀兰叹道:“不然为何要这么多人来?现在,恐只恐它去搬救兵了。”

 北冥杰道:“无事,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。”

 怀兰就佩服北冥杰这一点,虽有一丝不正经,但永远冷静地恐怖,他也放宽心态,和那些朋友交谈去了。

剧透:怀兰是姐夫,可惜他们都死了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