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穆轮回

存喜欢的诗词歌赋
偶尔和丽丽接个文
微博:@与君初相识10

第五章

    沈祁目视着那女人,那女人眼神似乎却在逃避着,沈祁却没有说什么,回到座位。女人也急着回了厨房。

    一阵惊动后,终于吃完了这顿饭,褚雁引抹抹嘴巴跟沈祁走了出去。

    沈祁依旧一言不发,没走多少路,突然停了下来,褚雁引一个没注意,撞到了他身上。“干嘛啊?”褚雁引生气道,看到他眉头又皱了,以为沈祁又要骂自己蠢,声音不免有些底气不足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 沈祁没注意她的心情,脸色平淡的说:“你没有不舒服吗?”褚雁引一惊,果然觉得十分闷热甚至头晕,当时虽正是仲夏,但自己的身体素质一向很好,从小就没中暑过,难道是,褚雁引忍不住骂了起来:“我擦,是那吃的,你知道怎么不告诉我?”沈祁左眉一挑:“给你个教训。”褚雁引又想和他争论一遍,沈祁没给她机会:“不过,那个店确实有问题。”褚雁引被转移了注意力,忙问道:“什么问题?”沈祁又转向那家店:“生意冷淡但桌椅具全,且不见烟火色,这一点,就够可疑了。”褚雁引还是没明白,沈祁也不多解释:“跟我来。”她跟着沈祁绕到了店后面,褚雁引害怕被发现,可是几个小时过去,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直接搬了个凳子,就坐上了,夏日下午人本就困慵,就直接靠着墙睡着了。

    褚雁引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身旁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,面色苍白,双眼无神,她想询问这个女孩,可她一言不发,她便拉了她一下,不知为何,原本空旷的平地开始下雪,她冷得直哆嗦,那女孩仍一动不动,她慢慢被冰冻了,冰棱延向了褚雁引,她害怕得赶紧逃开,可哪里有冰棱的速度开,无比的恐惧却累得跑不动,冰棱刺向了她……

    “呼呼”褚雁引惊醒,一看天色,傍晚过去了,噩梦压抑着她,从未感受到的心悸,真的不舒服,她拿着家里人给的辟邪符,缓了缓,终于注意到沈祁不见了,她想大声呼叫他,还没叫出口,就被捂住了嘴,是沈祁。

    沈祁真的是心累,没想到这个凡人这么蠢,下午他看她睡着了,也没怎么管她,毕竟重头戏在晚上,刚才要不是灵敏的第六感,觉得这瓜娃子又要犯蠢,今天晚上就白费了。褚雁引虽然不知道自己又惹什么事了,但她知道自己又被歧视了,“哼”她暗哼一声,但也警示自己行事要更小心了。

    她懵懂的跟着沈祁,不出声,不走神。行至半路,沈祁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盏灯,灯焰的颜色,青幽青幽的,褚雁引想了想,我靠,这不是鬼火吗?她一不小心念出了声,急忙捂住嘴,幸好没有太大声,她弱弱的想。沈祁看她这模样真是嗤笑皆非,忽然想起一件事,忙掏出一把灰,往她身上一撒,在褚雁引作为一个女孩子洁癖之魂觉醒之前,说:“这个可以掩盖你身上活人的生气,”又指着灯说,“这个么,鬼也是要引路灯的。”褚雁引停止自己想要拍灰的念头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那你自己呢?”沈祁说:“我本来就是地府的,不需要。”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,褚雁引在心里呵呵了他一脸。

    他们走到那家长生不老面馆门前,褚雁引仔细一看,哪是什么长生不老,分明是游魂驿站,沈祁眉头皱了起来,他没有进去,反而让褚雁引暂时离开那里。

    褚雁引感觉自己像只木偶似的,十分不满。沈祁也只好向她解释道:“那个店不是给活人开的,负责接济死了之后留恋人间导致成为游魂开的。”

    经过沈祁一番解释,褚雁引明白了,游魂野鬼留恋人世的温暖却无处可去,而在那样的店里还能聚一聚,提一提好汉当年勇,当游魂多年了,一点人间的钱也不是搞不来,那老板娘虽然死气重,但那也只是和死魂呆久了,她还是个活人,也不是什么邪门歪道,那就是为了钱了。而白天接待他们也是迫不得已,老板娘鬼接触多了,只以为他们两个是刚出来的小道士,希望他们不要找她麻烦。

    沈祁又说:“至于你为什么会难受,只是老板娘加了点血,加点活气罢了。”不过终日与鬼厮混的人,血又有什么干净的。褚雁引一听,隔夜饭都要给他吐出来,她狠狠的瞪着沈祁,早忘了不能给他添麻烦的想法,老娘就整死你。不过呢,没见过世面的褚雁引怂了,还是先过了这个晚上吧。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褚雁引愤愤地想。

    沈祁看她接受了这个设定,就朝她挥挥手,致意她过去,褚雁引硬着头皮去了。

    店里早亮起了灯,不过么,就是青幽幽,真是让人瘆得慌,路上也有行人,但是他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甚至时常和死魂碰到,依然没什么事,褚雁引意识到,她是开了天眼的,而这些人没有。

    而这些游魂也的确没有要伤人的意向,他们混在游魂里,都提着一盏青灯,好像要归家的游子,在这最后一站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家了。褚雁引不免悲伤了起来,而沈祁依然纹丝不为其感,反嘲讽道:“本当轮回不去,一意留恋世间,结果还是连最后一丝灵魂都要失去。凡人自作之苦。”

    褚雁引气不知哪里来,她真的很想反驳这个人,但是已经到了店里,只得安静闭嘴。店里很多人,不,很多鬼,老板娘没有注意到他们,她暗松一口气,她并没有再吃一点儿东西,而是去观察周围的鬼,他们所剩意识的确不多,来这里真的只是感受家人的温暖吧。褚雁引也想起了自己的家人,父亲母亲虽然有时候对自己和云潭很严格,但更多的是宠爱,不想让自己踏入这场浑水,每每不胜其烦地嘱咐自己。哪里像这个家伙了,有事没事说自己蠢,总是不解释清楚就甩脸色给自己看,我不懂这些也不能都是我和爸妈的错啊,褚雁引十分委屈。正在此时,她听见了厨房里一声响,她看向沈祁,但他没有发现。

    褚雁引赶紧告诉了沈祁,沈祁没当玩笑,心里一惊,生在地府的他竟然差点被这群东西同化了,心里十分不爽,紧忙和她偷偷过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 血,褚雁引看到了一丝血,这是她这么多年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看到血。她急忙一看,血是一个比她还小一点的男孩身上流出来的,那男孩更多的不是疼痛,是愤怒。伤到他的,只是一个破碎的盘子。而男孩面前,是老板娘,那个看上去还算年轻的女人,她一脸心痛,想要找什么给那孩子擦擦。

   男孩却不管不顾,只说道:“妈,不是说好了,不这样了吗?”女人没有回答他,甚至可以说是躲避他,给他递了毛巾,男孩没接,冲他的母亲吼道:“为什么还在开这种店,做这种行当,我受够了!”女人依旧一言不发,想给他的儿子擦理伤口,男孩推开了她,像是威胁母亲一样的口气说:“你就说,到底关不关这家店?”女人没有再沉默,却还是气息小小:“小伊,不要这样好不好?”男孩沉默了,终于开口,语气却十分冰冷:“好,那我走,我程伊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又补了一句:“反正这也不是以前的家了,不是我的家了。”说完,就跑了出来去,他的母亲呆滞在那里,就仿佛那些游魂一样。

    褚雁引和沈祁追了出来,男孩正在不远的一棵树下,他们赶过去,男孩在哭,像他这么大的男孩,哭是非常丢脸的事。褚雁引想到了云潭,虽然云潭比这个程伊小多了。她忙掏出纸巾,程伊接了,咽着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 没等他们问他什么,程伊就开口了:“我知道你们来了我家,好好的人去那种地方做什么?”褚雁引笑道:“你不怕我们也是鬼吗?”程伊道:“我知道你们不是,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分得清的。”说完强露了一个微笑。沈祁没那么多客套话:“我们也不是普通人,希望你说出你家什么情况,我好解决。”

@苜蓿年华 这次快3000了,你加油

评论